宇智波番茄一家的厨www

转发我的图要标明作者和出处
请不要改图,先征求许可ヽ(*・ω・)ノ

[亲子向]风起时~宇智波一族复兴大业(4)

上篇传送门


四、师徒俩




木叶大门前,走进了一个人。

一阵风吹过,掀起那人黑色的大披风,外翻的披风露出里头清新的紫罗兰色。

清风拂过他右眼上的刀疤,吹着金黄色的短发。

大门守卫注意到他腰间的佩剑和忍具包,开始警惕起来。

“喂,你!过来做入村手续!”

“什么啊,你帮我填不就好了吗?欸,新人?”

他拿起台上的笔,在登记栏上写上自己的名字。

“下次可要记清楚了!”,他拍一拍守卫的肩膀后就自个儿走掉了。


守卫看着栏上 ‘漩涡 博人’ 一排字,惊讶地看着他的背影。

“......你是七代目的......!”


博人回村后第一件事,就是给他的师匠报告调查结果。但他却被宁智波大宅前俩个莫名其妙的人拦着了。博人挑起一边的眉毛,一脸奇怪的看着这两个白色头发的男人。


“师匠......佐助大叔在家吗?”


语音刚落,博人就深深感到这两人的杀气。

他的反射神经立即催使他往后弹跳,他警惕地握着腰间的剑柄。


博人催动查克拉开启了他右眼的转生眼,原本碧蓝的眼瞳变化成白色,眼白化为黑色。通过转生眼的洞悉力与透视力,他可以看得见屋内的查克拉流动。


师匠貌似在与人对峙着.....难道是受到袭击?!


这么说这俩人是敌人咯。博人截止转生眼的使用,诡异的黑底白眸已经恢复为清澈的蓝眼。


“.......我说啊,连这个地方都找到了,肯定本事不小吧!我到底在哪里看漏眼才会放你们来到这里呢?”


语毕,博人一个劲往前冲,快到敌人面前时对准时机一刀劈下去。

然而却被敌人躲开了。博人注意到了敌人的眼瞳变化,那双猩红的眼睛是他最熟悉不过的......


“为什么你们会有写轮眼?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!”世上拥有写轮眼的宇智波仅剩俩人,一个是他同伴,一个是他师匠,那么这些人......


他突然想起大筒木事件,那些突然从异世界来的家伙,也有着日向家的白眼。

他体内一半的日向血统,成为了打倒大筒木的关键;他和师匠俩人的师徒组合,以师匠左眼的轮回眼,和他右眼的转生眼,使出联合瞳术击败了大筒木。


但是,这份力量却被世人所忌惮着,正如他们忌惮着宇智波佐助一样。


谁也没想到,为了掌握大权,众小国竟然暗地里策谋打垮势力日渐强大的五大国。

在他们这个通讯发达的和平时代,小国利用“人言可畏”这种散布恐慌的方式来一点一点的破坏大国的信誉。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木叶村,使木叶一度与外界关系恶化。


而为了化解隔阂,他走上了与师匠一样的道路。

“师匠,我已经决定好了。这个还给你。”


那是师匠的木叶下忍护额,铁板上刻着木叶的标志被利器深深划了一条长痕。在博人与川一战之中,他的右眼被砍下的刀痕一直延续到这个护额上,所以在护额的一角有着一个短短的切口。

博人拿出他自己的护额,用棒手里剑狠狠地在木叶标志上划下去。

‘咿......’ 钢属磨擦的声响刺激着他的耳膜。木叶标志已经被他深深烙上象征着 ‘叛忍’ 的切痕。


这样一来,他不再是隶属任何一方的忍者,而是通缉名单上的叛忍,与师匠一样游走忍界的独立忍者。


“......你可明白你现在的作为吗?” 佐助不禁想起了他的兄长。

“当然!一切都是为了守护木叶!”


博人这么一个走神,差点中了飞扑而来的豪火球,他立即跃起身来在空中向敌方投去几枚手里剑。

然而敌人却熟练的投出另一枚手里剑来改变射道。如此熟娴的手里剑术和火遁......


“我们是新生代的宇智波一族。”


“.....原来如此,这就是你们的目的啊。” 博人对于敌方的回答付之一笑,他们是想铲除原宇智波的存在么?他可不会那么容易让他们得逞!


博人单手将剑横挡在他胸前,后腿在土地上稳稳地向后一踏,嗖一声的便冲向敌方。

敌人见状,飞快地召唤出巨型手里剑挡下博人的进攻,刀剑碰撞之时发出响亮‘铛’的一声,两者以不相上下的力道对峙着。


另一位打算趁着空隙攻击博人。即使博人空档着的左手向他投出手里剑,以这个射程也无法对他造成威胁,再加上博人另一只手还在挡下同伴的手里剑,他是无法结印发动忍术........

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一刻,他瞧见了博人没有在握着剑柄的左手竟然做起了单手结印!


“风遁......”


忽然,一个力道扯着博人的披风后领将他往后翻去。

猝不及防的外力使博人重重的跌落在土地上。

博人摸着头吃痛地撑起身来,一道他熟悉不已的高冷声线从上方传来。


“......哼,背后的防御也太疏忽了。”

“师匠!”博人抬头仰望着高高在上的佐助。


佐助抱着肩膀视察着博人,想着臭小子的刘海是不是又长了。

博人立刻从地上站起来,瞥见师匠身后也站着一个和敌人一样的白毛。这应该是与师匠对峙的那个人。


“师匠,这些人.....!”他压低身姿,右手在忍具包旁作备战准备。

“.....无需担心,是自己人。”

听到这句话的两方这时才放下戒备。

“.....信,神社的事就交给你。今天就这样吧。”

师匠转头向身后那人如此说道,后者则恭敬地低下头。

“是,族长大人。”

“博人,进屋里谈。”

“...噢...哦!”

还在原地发呆看着白毛走远的博人,被师匠唤了一声才连忙跟在他身后。


“......多年前,一名对宇智波鼬的狂热者自愿成为大蛇丸的实验体。他并不是宁智波的人,却对移植过来的写轮眼未有排斥现象。”

“.....他向大蛇丸学习了克隆技术,制造出了他们。”

“白毛?”博人好奇一问,怪不得他们之间的样貌那么相像。

“.....没错。这名狂热者企图引发战争,却被我和鸣人打垮了他的计划。他最后也因身负重伤而亡。这件事就告一段落了。”

“......他数百名的克隆体在木叶孤儿院的看管下,已经不存异心了。我看他们对宁智波非常热诚,就把他们合并进宁智波一族,也当作是对写轮眼的管理。”

这么说起来刚才白毛对师匠的称呼.....想到这里的博人不禁傻笑起来。

“嘿嘿嘿,师匠真是厉害啊!短短几个月时间竟然成为了一族之长!”

“.....。不说这个,你的调查如何?”这就是师匠,面对调侃还能如此淡定。


“近来两边都没什么动静。结界并无异样。而小国那边最多也是在田之国边境搞示威活动,但每次很快就被草隐村镇压下去了。”

“.....不要轻易下戒心。”佐助闭上眼整理思绪了一下。


“.....舆论怎样?”他缓缓地睁开眼睛,看着地面。

听到这里,博人的心咯噹了一下,但又迅速恢复了平静。

他回想起过去几个月他在路过的一个小忍村听到的对话。


“喂,听说那小子叛逃村子了。”

“欸?这么说他现在谁都不亲,岂不是更危险嘛?五大国那群猪脑是怎么想?!那两次大危机都是他搞的鬼啊?!为什么不直接逮捕他?”

“怕是有内情吧,五大自从第四次忍战后势力就一直上升啊。之前闹得很沸的宇智波佐助不就是被五大拉拢了吗?”

“噢,又是一样的手段。只要帮他们做事情就不追究罪行吧~”

“之前不是有流传过那小子是鸣人之子吗?”

“嘘!这不能随便乱说!那是五大的龙头大哥啊....他的人可多着.....”


博人他终于也坐不住了,真是满口胡言!

这样的事件,他也遇过不少了,他和师匠已经见怪不怪了,但还是头一回听到讲自家老爸闲言的!


他还记得他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的时候.......


那是他和师匠一起在外行动时,遇到当着他们面前说着师匠闲话的人。他们明显没有见过本尊,却在散布着不属实的谣言!

博人很想抓着他们狠狠地揍他们一顿,却在要站起身时被师匠按住了肩膀。


“师匠!他们在胡说八道啊!”博人气急败坏地甩着手臂。

“......坐下,博人。”师匠依然紧闭双眼。

“师匠!”他咬着牙低吼着,瞪了一眼那些人。

“.....我说坐下!”师匠皱着眉睁开眼怒喝。而在博人看到师匠眼里的猩红后,他就胆怯下来了。师匠发怒了。


博人只好乖乖地坐下来。


他不甘愿地嘟着嘴,低头看着台面,不时瞥下师匠的脸孔。师匠又闭着眼了,大概是要掩盖住写轮眼吧。

博人非常清楚,师匠他这点和佐良娜一样,只要情绪激动就会不自觉地打开写轮眼。


他记得有次他不小心气哭了佐良娜,佐良娜她可是一边瞪着她的血眸子一边骂得他狗血淋头,让博人差点以为他就要死在写轮眼底下了。

啊,当然弄哭佐良娜的事师匠本人还不知道,要是知道了的话大概他要死第二次了。


不消多久师匠终于睁开眼,露出乌黑的眼瞳。


“......你就算打了他们也无法改变什么。”

博人转头看着师匠,“......智者止于谣言。”,师匠继续说道。

佐助看着博人不甚了了的点着头,他只好无可奈何的叹气。


“......下不为例。”


博人的胸膛因为怒气不断起伏做着深呼吸,手上揪着好事者的衣领加重了力道后,断然放开了。


“什么啊你?找架打吗?”

听到这句话后,博人断定他们显然不知道他们一直谈论的人就在眼前。原本怒瞪好事者的眼神被博人收回来了。

“啊,不好意思。认错人了。”


是真的,就算打了也不会改变什么。


他离开那个小忍村后,第一次觉得如此无能为力。

他不懂政治,不清楚是谁在散布谣言,他不知道该如何从哪里着手调查。说到底,他只是个懂得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忍者。

他开始佩服起那个当火影的老爸,原来要跟其他国打邦交不是喝喝茶开开会就能解决问题的。


“还在继续,但比起上一次明显减低了不少。”

师匠没有任何表示,只是转身抛下一句话:“.....这次换我去。”

“那我也一起......”

“不,博人。你待在村里。” 

“但是.....” 博人想起师匠不是还得处理族内事务吗?

“还轮不到你担心,佐良娜和信会看着办的。”


看着男人的背影,博人不禁露出仰慕的神情,两只眼睛都变成星星,心想着:

就算是居家服的师匠也是很酷炫啊我说!


(未完待续)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cborworbo | Powered by LOFTER